当前位置:首页 > 猜你喜欢 > 正文

双城记读后感

  双城记读后感

  在情节安排上,小说采用了他在很多作品中使用的悬念手法。首先是对英法两国动荡局势的描述,接着是关于“活埋”与“复活”的对话,一开始营造出一种神秘而紧张的气氛。随着故事的展开,这种氛围也在加强。曼内特医生的奇怪shoe-sewing活动后,他从监狱里被释放,神秘的戴尔和婚前·曼奈特之间的对话,和卡尔顿的相似的外观和戴尔深化小说的魅力,使其结构巴士底监狱一样迂回的走廊,直到书的最后,本系列的各种线索散布在一起来创建一个明确的艺术效果。

  两个城市的故事主要靠情节结构取胜。书中的人物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善良的化身,如曼内特医生,露西,德尔娜和卡尔顿;另一个是复仇的化身,比如德伐日夫妇、杰克和法国大革命中的“疯狂”群众。双方是对立的,障碍是明显的。他们在尖锐的矛盾和冲突中表现出鲜明的个性特征。狄更斯最喜爱的卡通手法在这部小说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双城记读后感

  其中,狄更斯在思想发展过程中占有独特的地位。尖锐的阶级对立在小说中表现得更为极端。旧秩序和体制的崩溃不再像荒凉山庄的废料买家Krucker那样自我焚毁,也不再像克朗南夫人在小杜里的住宅那样自动焚毁。在英国,像法国大革命这样的“不可避免的必然性”迫在眉睫。《双城记》是狄更斯对英国统治阶级的一个强烈警告。

  狄更斯希望通过描述法国大革命给公众带来的灾难来表达他的恐惧,并对英国的危险局势提出警告。一段革命历史,两个城市代表两个国家,几个人在风雨中,构成了小说的主要元素。

  虽然《双城记》是一部经典小说,但因为它清楚地指出了革命的背景是法国大革命,所以革命的表现被认为是作者的历史观。这是关于这部小说的许多争论的焦点。在他的小说中,狄更斯不仅用细腻的笔墨表现了贵族的残酷,也表现了革命群众的非理性毁灭。在他看来,革命是一种压迫而不是另一种压迫,一种直接的血腥暴动代替了另一种血腥暴动。攻占巴士底狱和对暴乱者的一系列描述——血腥、残忍、狡诈、恶毒——是小说最引人注目的部分。

  狄更斯用大量的笔墨描写了暴民的恶毒,表现了他对暴民的仇恨,可以说是某种程度上对革命的仇恨。当然,作为一个人文主义者,狄更斯也指出了拯救世界最好的药:爱。这种爱情,体现在小说中,包括亲情、爱情、友情等个人情感,也包括抛弃贵族、拯救生命的爱情。其中最突出的是对卡尔顿爱情的描写。我非常喜欢卡尔顿。事实上,卡尔顿是狄更斯的化身。狄更斯首先想到卡尔顿和他身上的某种精神,然后构思了这部小说。那么,卡尔顿是什么样的?小说描述:“太阳是悲伤的和悲伤的,而升起的太阳是悲伤的和悲伤的。”没有什么比这个人更悲惨的了。他有丰富的才华和高尚的情感,但他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才华,做出改变,并寻求自己的幸福。他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但他却年复一年地浪费时间。

  双城记读后感

  这是一个甘愿堕落和抹杀自己才华和青春的年轻人。他为什么要堕落?小说似乎没有任何解释,因为他出现了,也没有太多的描述他的家庭背景。就我个人而言,这个人代表了狄更斯本人,所以他不需要过多的描述——卡尔顿的堕落源于他对衰落社会的失望。在他走上断头台之前,他说:“我看到了这个时代的罪恶,以及造成这种罪恶效果的前一个时代的罪恶,逐渐地自我救赎,消失了。”

  被自己抛弃的悲观主义者,卡尔顿,在他的朋友身上遇到了困难,当他所爱的女人的丈夫即将被送上断头台时,他突然出现了。在没有获救原因的情况下,,他制定了一个计划,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在关键时刻挽救他深爱的女人的丈夫。

  这岂不是基督的爱吗?他为自己的罪死了。事实上,卡尔顿在小说中确实在他死前用圣经的语气说过,“resu

  双城记读后感

  在情节安排上,小说采用了他在很多作品中使用的悬念手法。首先是对英法两国动荡局势的描述,接着是关于“活埋”与“复活”的对话,一开始营造出一种神秘而紧张的气氛。随着故事的展开,这种氛围也在加强。曼内特医生的奇怪shoe-sewing活动后,他从监狱里被释放,神秘的戴尔和婚前·曼奈特之间的对话,和卡尔顿的相似的外观和戴尔深化小说的魅力,使其结构巴士底监狱一样迂回的走廊,直到书的最后,本系列的各种线索散布在一起来创建一个明确的艺术效果。

  两个城市的故事主要靠情节结构取胜。书中的人物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善良的化身,如曼内特医生,露西,德尔娜和卡尔顿;另一个是复仇的化身,比如德伐日夫妇、杰克和法国大革命中的“疯狂”群众。双方是对立的,障碍是明显的。他们在尖锐的矛盾和冲突中表现出鲜明的个性特征。狄更斯最喜爱的卡通手法在这部小说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双城记读后感

  其中,狄更斯在思想发展过程中占有独特的地位。尖锐的阶级对立在小说中表现得更为极端。旧秩序和体制的崩溃不再像荒凉山庄的废料买家Krucker那样自我焚毁,也不再像克朗南夫人在小杜里的住宅那样自动焚毁。在英国,像法国大革命这样的“不可避免的必然性”迫在眉睫。《双城记》是狄更斯对英国统治阶级的一个强烈警告。

  狄更斯希望通过描述法国大革命给公众带来的灾难来表达他的恐惧,并对英国的危险局势提出警告。一段革命历史,两个城市代表两个国家,几个人在风雨中,构成了小说的主要元素。

  虽然《双城记》是一部经典小说,但因为它清楚地指出了革命的背景是法国大革命,所以革命的表现被认为是作者的历史观。这是关于这部小说的许多争论的焦点。在他的小说中,狄更斯不仅用细腻的笔墨表现了贵族的残酷,也表现了革命群众的非理性毁灭。在他看来,革命是一种压迫而不是另一种压迫,一种直接的血腥暴动代替了另一种血腥暴动。攻占巴士底狱和对暴乱者的一系列描述——血腥、残忍、狡诈、恶毒——是小说最引人注目的部分。

  狄更斯用大量的笔墨描写了暴民的恶毒,表现了他对暴民的仇恨,可以说是某种程度上对革命的仇恨。当然,作为一个人文主义者,狄更斯也指出了拯救世界最好的药:爱。这种爱情,体现在小说中,包括亲情、爱情、友情等个人情感,也包括抛弃贵族、拯救生命的爱情。其中最突出的是对卡尔顿爱情的描写。我非常喜欢卡尔顿。事实上,卡尔顿是狄更斯的化身。狄更斯首先想到卡尔顿和他身上的某种精神,然后构思了这部小说。那么,卡尔顿是什么样的?小说描述:“太阳是悲伤的和悲伤的,而升起的太阳是悲伤的和悲伤的。”没有什么比这个人更悲惨的了。他有丰富的才华和高尚的情感,但他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才华,做出改变,并寻求自己的幸福。他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但他却年复一年地浪费时间。

  双城记读后感

  这是一个甘愿堕落和抹杀自己才华和青春的年轻人。他为什么要堕落?小说似乎没有任何解释,因为他出现了,也没有太多的描述他的家庭背景。就我个人而言,这个人代表了狄更斯本人,所以他不需要过多的描述——卡尔顿的堕落源于他对衰落社会的失望。在他走上断头台之前,他说:“我看到了这个时代的罪恶,以及造成这种罪恶效果的前一个时代的罪恶,逐渐地自我救赎,消失了。”

  被自己抛弃的悲观主义者,卡尔顿,在他的朋友身上遇到了困难,当他所爱的女人的丈夫即将被送上断头台时,他突然出现了。在没有获救原因的情况下,,他制定了一个计划,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在关键时刻挽救他深爱的女人的丈夫。

  这岂不是基督的爱吗?他为自己的罪死了。事实上,卡尔顿在小说中确实在他死前用圣经的语气说过,“resu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vipyaya.cn/i/15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