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猜你喜欢 > 正文

关于石头的故事

  关于石头故事

  侯大祖蹲在石碑前,仔细端详着人头。这幅画很简单,墨线很少,他勾勒出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就像同村的柳树根。

  说到柳树根,老人就和侯大祖一起过节。几年前,他们在开放山区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导致了一场大的争斗。在那次战斗中,他们都挂了旗,刘根就住在一个院子里。78年后,两家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侯大祖的儿子爱上了柳根的小女儿。侯大祖虽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他还是多次劝说儿子放弃这桩家事,但两个孩子都爱上了对方,并且非常喜欢……唉,侯大祖并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家长,但这种事情并不尴尬,尴尬,难以处理。

  现在,在这个节骨眼上,侯大佐又看到了这样一块石头。他望着石头上的柳树根,不知如何是好。

  石头被扔在院子里好几天了。这一天,村里的魏小头和一个陌生人来了。当他们走进院子的时候,他们遇到侯大头要出去。魏小头急忙站住,说:“大头叔叔,我带人去看看你的石头。”我不知道你想不想卖掉它?”

  最近几天,屯里很多人都知道这块石头。魏小头做了几年的牛羊经纪人,消息灵通。当然,这件事瞒不过他的耳朵。今天,魏小头带一个陌生人到门口买石头。这和刘根有什么关系吗?因为刘根也知道那块石头,他当然不希望自己的脑袋像个桥墩一样被压在门框下面,永远不翻过来。侯大佐听了,笑着说:“魏小头,这是——?”

  魏小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神秘地走近侯大祖的耳朵,悄悄说:“大祖叔叔,我认识这个人,但他没有告诉我,但我知道他是刘根的远亲,好像是他表哥家的孙子。”

  侯大祖看了那陌生人一眼,发现他已经走到石头跟前,蹲下来仔细地看了看。其实,这几天侯大祖心里一直在想,刘根老汉一定会冷静下来,派人去买这块石头。到那时,他将能够在河边建立人际关系,并以很低的价格卖给他,以缓和两个家庭的气氛。但是它怎么能被认为是一个很低的价格呢?这一点,侯大祖心里早就盘算好了,于是他说:“卖了,我就白卖了。”但是你能出什么价呢?

  魏小头伸出手指说:“一千。”

  关于石头的故事

  侯大祖愣了一下,笑着说:“你在开玩笑吧?”

  魏小头有点不解,尴尬地笑着说:“大脚叔叔,这只是块普通的石头。”买家已经说过最大数量是这个。然后他伸出一根手指,然后两根手指,说:“一千零二,你不能超过这个限度。”

  侯大佐笑得更厉害了,说:“小脑袋,如果你这么想,你会看不起大佐叔叔的。”我是那种看到钱就动不了脚的人吗?”我是说,你的价格太高了。它不是一块石头吗?这是毫无价值的。如果你想要,就拿去吧。”

  现在魏小头不同意了。他不得不让侯大祖出价,否则他们不会买的。

  侯大祖觉得魏小头不好意思,就以20元的价格把石头卖给了陌生人。

  几天后,一个叫侯大祖的农民工的儿子说刘根给他的小女儿打了电话。他非常生气。他还说侯大祖用他的头廉价地卖掉了一块石头。他显然卖了一万二千元,但他只卖了二十元。是什么意思?这不是骂他没用吗?因此,刘根告诉他的小女儿,他已经死了,还活着,不同意这个家庭,所以他让两个孩子尽快死去。

  侯大祖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他很快就找到了魏小头。

  魏小头告诉侯大祖,那个买石头的人是个鬼。当他看到魏小头时,他说如果魏小头能帮他买这块石头,他可以给他500元的中介费。500元,这是一个人在屯里一年的收入,所以诱惑仍然很大。后来,,这个人详细地问了魏小头侯大祖的家庭情况,他过得怎么样,和他有什么不和,等等。魏小头一高兴,就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当他听说侯大祖和刘根的家人时,这个人说他仍然是刘根的远房亲戚,这是一个巧合。

  关于石头故事

  侯大祖蹲在石碑前,仔细端详着人头。这幅画很简单,墨线很少,他勾勒出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就像同村的柳树根。

  说到柳树根,老人就和侯大祖一起过节。几年前,他们在开放山区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导致了一场大的争斗。在那次战斗中,他们都挂了旗,刘根就住在一个院子里。78年后,两家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侯大祖的儿子爱上了柳根的小女儿。侯大祖虽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他还是多次劝说儿子放弃这桩家事,但两个孩子都爱上了对方,并且非常喜欢……唉,侯大祖并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家长,但这种事情并不尴尬,尴尬,难以处理。

  现在,在这个节骨眼上,侯大佐又看到了这样一块石头。他望着石头上的柳树根,不知如何是好。

  石头被扔在院子里好几天了。这一天,村里的魏小头和一个陌生人来了。当他们走进院子的时候,他们遇到侯大头要出去。魏小头急忙站住,说:“大头叔叔,我带人去看看你的石头。”我不知道你想不想卖掉它?”

  最近几天,屯里很多人都知道这块石头。魏小头做了几年的牛羊经纪人,消息灵通。当然,这件事瞒不过他的耳朵。今天,魏小头带一个陌生人到门口买石头。这和刘根有什么关系吗?因为刘根也知道那块石头,他当然不希望自己的脑袋像个桥墩一样被压在门框下面,永远不翻过来。侯大佐听了,笑着说:“魏小头,这是——?”

  魏小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神秘地走近侯大祖的耳朵,悄悄说:“大祖叔叔,我认识这个人,但他没有告诉我,但我知道他是刘根的远亲,好像是他表哥家的孙子。”

  侯大祖看了那陌生人一眼,发现他已经走到石头跟前,蹲下来仔细地看了看。其实,这几天侯大祖心里一直在想,刘根老汉一定会冷静下来,派人去买这块石头。到那时,他将能够在河边建立人际关系,并以很低的价格卖给他,以缓和两个家庭的气氛。但是它怎么能被认为是一个很低的价格呢?这一点,侯大祖心里早就盘算好了,于是他说:“卖了,我就白卖了。”但是你能出什么价呢?

  魏小头伸出手指说:“一千。”

  关于石头的故事

  侯大祖愣了一下,笑着说:“你在开玩笑吧?”

  魏小头有点不解,尴尬地笑着说:“大脚叔叔,这只是块普通的石头。”买家已经说过最大数量是这个。然后他伸出一根手指,然后两根手指,说:“一千零二,你不能超过这个限度。”

  侯大佐笑得更厉害了,说:“小脑袋,如果你这么想,你会看不起大佐叔叔的。”我是那种看到钱就动不了脚的人吗?”我是说,你的价格太高了。它不是一块石头吗?这是毫无价值的。如果你想要,就拿去吧。”

  现在魏小头不同意了。他不得不让侯大祖出价,否则他们不会买的。

  侯大祖觉得魏小头不好意思,就以20元的价格把石头卖给了陌生人。

  几天后,一个叫侯大祖的农民工的儿子说刘根给他的小女儿打了电话。他非常生气。他还说侯大祖用他的头廉价地卖掉了一块石头。他显然卖了一万二千元,但他只卖了二十元。是什么意思?这不是骂他没用吗?因此,刘根告诉他的小女儿,他已经死了,还活着,不同意这个家庭,所以他让两个孩子尽快死去。

  侯大祖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他很快就找到了魏小头。

  魏小头告诉侯大祖,那个买石头的人是个鬼。当他看到魏小头时,他说如果魏小头能帮他买这块石头,他可以给他500元的中介费。500元,这是一个人在屯里一年的收入,所以诱惑仍然很大。后来,,这个人详细地问了魏小头侯大祖的家庭情况,他过得怎么样,和他有什么不和,等等。魏小头一高兴,就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当他听说侯大祖和刘根的家人时,这个人说他仍然是刘根的远房亲戚,这是一个巧合。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vipyaya.cn/i/15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