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破碎的大理梦:逃离了城市,逃不出现实

工作、生活、人际……

离开象牙塔后,要面对的东西越来越多,时不时生出一些念头:逃离这样的人生吧,去到某个地方,有蓝天白云,有诗和田野,自由、简单、安静,就这样过下去。

于是很多人抛下一切奔向了大理,在洱海边安家,过上了“一间客栈、猫狗作伴、闲时看海、忙时躲懒”的日子。

原本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着倒也挺好,但是乌托邦终究是梦,现实总是这么臭不要脸,突如其来地给你一棒槌,还腆着脸问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逃离?被困?

-

在洱海开客栈就像想象中一样简单,火速离职,带上人,带上钱,不管不顾地就去了。

于是设计师成了木匠,医生成了手艺人,程序员可以当厨子。你有了无限的时间和空间去创造和实践。

逃离了城市的牢笼,在洱海边放飞了灵魂,就像是找到了梦中的桃花源。

但是现在呢?

政府一纸禁令,为治理洱海生态环境,开展环湖截污工程,凡生态核心区的餐饮客栈都要实施关停,期限不定。

洱海边的客栈一直以来都是野蛮生长,有证的、没证的、证不齐的,高价的、低价的、乱开价的,林林总总三五千家不止。

今年年初,洱海连片集中爆发了蓝藻,上游湖口水葫芦淤积,水流动性不足,支流几近干涸。

治污工作从去年起不断强化落实,游客和店家都有所感受。

焦虑了数月,,噩梦还是来了。

没有详细调研,没有提前告知,一刀切政策直接下达,所有人措手不及。

于是原本为了逃离城市而驻扎洱海的客栈老板们懵了。

工作辞了收入断了,积蓄都砸进租房装修里了,全家人都在搬来了。

梦已经碎了,但人却被困住了,还能拿什么离开这里?

-

大理虽远,仍在俗世

-

旅游和生活是两个概念。

很多人去大理旅游,就被这里的美景诱惑了,念念不忘,最终决定在这里安家。

可大理虽远,却仍在俗世。

抱着旅游的期待去过日子,那必然是越过越空虚。

大理有几种人,在城市工作太累了来躲懒的,发现商机来挣钱的,社会精英来避世的,文青来寻找诗和远方的。

真正生活在这里之后才发现,那些看起来潇洒自在的人,其实根本没有生活动力。

不再关注行业消息,没有同龄人对比竞争,没有工作压力,没有人际打扰,每天睡到下午起床,晒晒太阳逗逗猫狗,得过且过,兴许一辈子就过去了。

可是这样庸庸碌碌的一生,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在大理开客栈之后,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中国特色办事流程。

比如办证。

被勒令关停的客栈,基本都是长期无证经营。

一方面是当地较为落后,法律意识淡薄,一方面是客栈老板们贪图小利,不愿办证缴税,另一方面就是有关部门监管不力。

原以为的成熟的当地管理机制,实际上还有很多欠缺,很多在城市里走规范流程就能解决的事情,在这里不是说办就能办的。

比如办证,几年都办不下来一套证件,一趟一趟的跑,一次一次地等,就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那个光明区书记孙连城一样——不办事,不解答,不接待,总是开会下乡。

又比如租房,租的都是当地村民的房子,签好的合约,说反悔就反悔,说加租就加租,说理没处说,打官司又不划算,一点办法都没有。

身在俗世,必然需要去面对俗事,哪是躲就能躲得过的?

-

心远地自偏

-

适当地换一种生活节奏,就像是给自己回血。

比如休个假去旅游,让自己从身到心都慢下来,有时间去思考,去享乐,去看世界,去确定前进的方向,去积攒拼搏的力气。

因为人一旦长期保持在同一种生活节奏里,就会感到厌烦,失去生活的激情。

然而大部分人只想从快节奏的生活中解放出来,以为自己追求的就是慢生活。

其实反之也是一样的,长期的慢生活更容易消磨意志。

大把大把的时间虚度,脱离了原本的生活环境,找不到人生的方向,一切都那么无助。

于是我们又开始怀念从前那种激情而充实的生活。

人就是这样一种不安分的动物。

所以啊,最重要的还是找到自己的生活节奏,累了就去休息,忙碌的时候也要学着放过自己,享乐主义没有错,毕竟奋斗不就是为了有资本去享乐吗?

破碎的大理梦:逃离了城市,逃不出现实

工作、生活、人际……

离开象牙塔后,要面对的东西越来越多,时不时生出一些念头:逃离这样的人生吧,去到某个地方,有蓝天白云,有诗和田野,自由、简单、安静,就这样过下去。

于是很多人抛下一切奔向了大理,在洱海边安家,过上了“一间客栈、猫狗作伴、闲时看海、忙时躲懒”的日子。

原本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着倒也挺好,但是乌托邦终究是梦,现实总是这么臭不要脸,突如其来地给你一棒槌,还腆着脸问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逃离?被困?

-

在洱海开客栈就像想象中一样简单,火速离职,带上人,带上钱,不管不顾地就去了。

于是设计师成了木匠,医生成了手艺人,程序员可以当厨子。你有了无限的时间和空间去创造和实践。

逃离了城市的牢笼,在洱海边放飞了灵魂,就像是找到了梦中的桃花源。

但是现在呢?

政府一纸禁令,为治理洱海生态环境,开展环湖截污工程,凡生态核心区的餐饮客栈都要实施关停,期限不定。

洱海边的客栈一直以来都是野蛮生长,有证的、没证的、证不齐的,高价的、低价的、乱开价的,林林总总三五千家不止。

今年年初,洱海连片集中爆发了蓝藻,上游湖口水葫芦淤积,水流动性不足,支流几近干涸。

治污工作从去年起不断强化落实,游客和店家都有所感受。

焦虑了数月,,噩梦还是来了。

没有详细调研,没有提前告知,一刀切政策直接下达,所有人措手不及。

于是原本为了逃离城市而驻扎洱海的客栈老板们懵了。

工作辞了收入断了,积蓄都砸进租房装修里了,全家人都在搬来了。

梦已经碎了,但人却被困住了,还能拿什么离开这里?

-

大理虽远,仍在俗世

-

旅游和生活是两个概念。

很多人去大理旅游,就被这里的美景诱惑了,念念不忘,最终决定在这里安家。

可大理虽远,却仍在俗世。

抱着旅游的期待去过日子,那必然是越过越空虚。

大理有几种人,在城市工作太累了来躲懒的,发现商机来挣钱的,社会精英来避世的,文青来寻找诗和远方的。

真正生活在这里之后才发现,那些看起来潇洒自在的人,其实根本没有生活动力。

不再关注行业消息,没有同龄人对比竞争,没有工作压力,没有人际打扰,每天睡到下午起床,晒晒太阳逗逗猫狗,得过且过,兴许一辈子就过去了。

可是这样庸庸碌碌的一生,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在大理开客栈之后,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中国特色办事流程。

比如办证。

被勒令关停的客栈,基本都是长期无证经营。

一方面是当地较为落后,法律意识淡薄,一方面是客栈老板们贪图小利,不愿办证缴税,另一方面就是有关部门监管不力。

原以为的成熟的当地管理机制,实际上还有很多欠缺,很多在城市里走规范流程就能解决的事情,在这里不是说办就能办的。

比如办证,几年都办不下来一套证件,一趟一趟的跑,一次一次地等,就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那个光明区书记孙连城一样——不办事,不解答,不接待,总是开会下乡。

又比如租房,租的都是当地村民的房子,签好的合约,说反悔就反悔,说加租就加租,说理没处说,打官司又不划算,一点办法都没有。

身在俗世,必然需要去面对俗事,哪是躲就能躲得过的?

-

心远地自偏

-

适当地换一种生活节奏,就像是给自己回血。

比如休个假去旅游,让自己从身到心都慢下来,有时间去思考,去享乐,去看世界,去确定前进的方向,去积攒拼搏的力气。

因为人一旦长期保持在同一种生活节奏里,就会感到厌烦,失去生活的激情。

然而大部分人只想从快节奏的生活中解放出来,以为自己追求的就是慢生活。

其实反之也是一样的,长期的慢生活更容易消磨意志。

大把大把的时间虚度,脱离了原本的生活环境,找不到人生的方向,一切都那么无助。

于是我们又开始怀念从前那种激情而充实的生活。

人就是这样一种不安分的动物。

所以啊,最重要的还是找到自己的生活节奏,累了就去休息,忙碌的时候也要学着放过自己,享乐主义没有错,毕竟奋斗不就是为了有资本去享乐吗?

破碎的大理梦:逃离了城市,逃不出现实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vipyaya.cn/vip/19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