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风、雪、青藏线

读太白书路很难:舒路很难去蓝天。 黄鹤的飞行不允许类人担心攀爬。甚至高峰也不能到达天空,但悬崖上的飞行瀑布争夺着悬崖,变成了石沟。

 

诗人第一次来到长安城,不仅描写了秦蜀的陡峭,而且还描绘了沿途不断变化的风景,生动地描绘了蜀道。 那种悲剧性和崎岖的风格融入了诗人的浪漫激情,就像一长串壮丽的自然山川。

 

这一次,我有机会踩在诗人的脚印上,叹了口气,沿着蜀刀的脉搏。 面对仍然处于危险中的瀑布,松树和柏树,除了感觉时光飞逝外,还在重温山路。

 

汽车沿着积雪覆盖的山路行驶,,就像一只爬行的黑甲虫在缓慢地移动,有时甚至在山上徘徊超过十个小时。 太阳在平日里没有明亮的红色,变得苍白和漠不关心,就像一个高大的人在他面前冷冷地看着一切。 盘山214国道就像一条薄薄的黑线,包裹在山间的缝隙里,蛇像上上下下,每一步都让你不敢松懈。 山路下面是深渊,宽阔的河流就像一条狭窄的细流。除了彼此的心跳,没有鸟类的飞行姿态,也没有野兽的身影。 偶尔,可以看到一个或两个小牧人的帐篷独自站在山间洼地之间。

风、雪、青藏线

 

也许这里的气候是这样的。 突然下雪了一段时间,没有山路,天地被银包裹在山顶上,只有模糊的轮廓。 在这一点上,你不能用广阔荒凉和广阔的形容词来描述你面前的情景。

 

太白在悬崖的山脉和河流面前仍然是如此浪漫,我不敢有任何其他的想象力,除了恐怖。

 

两天后,我终于去了恐怖的山和山。 现在我想做很多事情。

 

神秘的通天河消失了。唐三藏老师和弟子跋涉到西方。蓝色的水给你无限的遐想。

 

金沙河拍了拍海峡两岸的宁静和温柔,除了高耸的纪念碑,没有过去的烟雾。

 

地震后的玉树不像春天的竹笋那样哭泣。新建筑物从废墟中的一堆建筑物中升起。

 

黄河的源头一路走来扩张。我不知道这是一次艰难的旅行还是一次艰难的旅程。

 

就像我的青藏银行一样,这并不是所有的困难。

 

淮安,2019年11月25日。

读太白书路很难:舒路很难去蓝天。 黄鹤的飞行不允许类人担心攀爬。甚至高峰也不能到达天空,但悬崖上的飞行瀑布争夺着悬崖,变成了石沟。

 

诗人第一次来到长安城,不仅描写了秦蜀的陡峭,而且还描绘了沿途不断变化的风景,生动地描绘了蜀道。 那种悲剧性和崎岖的风格融入了诗人的浪漫激情,就像一长串壮丽的自然山川。

 

这一次,我有机会踩在诗人的脚印上,叹了口气,沿着蜀刀的脉搏。 面对仍然处于危险中的瀑布,松树和柏树,除了感觉时光飞逝外,还在重温山路。

 

汽车沿着积雪覆盖的山路行驶,,就像一只爬行的黑甲虫在缓慢地移动,有时甚至在山上徘徊超过十个小时。 太阳在平日里没有明亮的红色,变得苍白和漠不关心,就像一个高大的人在他面前冷冷地看着一切。 盘山214国道就像一条薄薄的黑线,包裹在山间的缝隙里,蛇像上上下下,每一步都让你不敢松懈。 山路下面是深渊,宽阔的河流就像一条狭窄的细流。除了彼此的心跳,没有鸟类的飞行姿态,也没有野兽的身影。 偶尔,可以看到一个或两个小牧人的帐篷独自站在山间洼地之间。

风、雪、青藏线

 

也许这里的气候是这样的。 突然下雪了一段时间,没有山路,天地被银包裹在山顶上,只有模糊的轮廓。 在这一点上,你不能用广阔荒凉和广阔的形容词来描述你面前的情景。

 

太白在悬崖的山脉和河流面前仍然是如此浪漫,我不敢有任何其他的想象力,除了恐怖。

 

两天后,我终于去了恐怖的山和山。 现在我想做很多事情。

 

神秘的通天河消失了。唐三藏老师和弟子跋涉到西方。蓝色的水给你无限的遐想。

 

金沙河拍了拍海峡两岸的宁静和温柔,除了高耸的纪念碑,没有过去的烟雾。

 

地震后的玉树不像春天的竹笋那样哭泣。新建筑物从废墟中的一堆建筑物中升起。

 

黄河的源头一路走来扩张。我不知道这是一次艰难的旅行还是一次艰难的旅程。

 

就像我的青藏银行一样,这并不是所有的困难。

 

淮安,2019年11月25日。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vipyaya.cn/vip/19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