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谁先升起谁便是太阳

在这个世界上,人物的大小从来都是相对而言的。大不大,看你是不是站在一个特殊的位置上。老鼠站在牛头上,老鼠就最大。——柯云路《超级圈套》

  一棵小草长在山崖上,高傲地对山谷里的松树说:“我比你高,你不服吗?”松树争辩道:“假如不是长在山崖上,又有谁会理睬你!”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生活是不相信“假如”,也没有那么多“假如”。你是城里人,你有高学历,你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按理你应该较快发展的,但你过分讲面子,计地位,过分看重名誉,看重身份,你用过多的时间去观望,去选择,去思考,去比较,结果失去了发展的机遇。剩下的只有去羡慕。毛泽东出身“泥腿子”,后来学了师范,但他不热衷于当个教书匠,他没学过军事,却粉碎了四次围剿,指挥了三大战役。问题不在于学什么,而关键在于干什么,怎么干。

  过去有人因为读多了几本书,于是看不起“泥腿子”,而数年之后“泥腿子”却神不知鬼不觉地住上了洋楼,有了私人轿车和企业,而自己还在为“处长、教授”苦苦奋斗着,想跳出凡人之界,却又常生凡人之念,心态总难平衡。心态不平衡做官做不成,做学问无望,反过来只有“满腹牢骚”相随相伴。

  仰起头是阳光,是白云,是蓝天,美好的东西、理想的东西总是在高处、远处,看得见、听得到,就是摸不着,抓不着,俯下身的时候是大地,是耕耘的劳累与艰辛,是汗珠子摔八瓣;俯下身的时候是孤独与沉默,是凄凉与无人喝彩,俯下身太久了,可以抬起头看阳光、蓝天、白云,出一口长气,擦一把汗,但看久了阳光会刺伤眼睛,白云也会飘散,剩下只有空荡荡的蓝天。

  有人曾有一句座右铭:“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听起来很悲壮,很有骨气,但仔细想想,死了站着还有什么用,死了腰板再直又能证明什么呢?人应该有骨气,有理想,但绝对不是什么时候都直立着。生活告诉人们,人不是什么时候都要站立着,更多的时间是坐着、趴着、躺着、侧着,弯着也并不少见。


  一棵小草长在山崖上,,高傲地对山谷里的松树说:“我比你高,你不服吗?”松树争辩道:“假如不是长在山崖上,又有谁会理睬你!”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生活是不相信“假如”,也没有那么多“假如”。你是城里人,你有高学历,你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按理你应该较快发展的,但你过分讲面子,计地位,过分看重名誉,看重身份,你用过多的时间去观望,去选择,去思考,去比较,结果失去了发展的机遇。剩下的只有去羡慕。毛泽东出身“泥腿子”,后来学了师范,但他不热衷于当个教书匠,他没学过军事,却粉碎了四次围剿,指挥了三大战役。问题不在于学什么,而关键在于干什么,怎么干。

  过去有人因为读多了几本书,于是看不起“泥腿子”,而数年之后“泥腿子”却神不知鬼不觉地住上了洋楼,有了私人轿车和企业,而自己还在为“处长、教授”苦苦奋斗着,想跳出凡人之界,却又常生凡人之念,心态总难平衡。心态不平衡做官做不成,做学问无望,反过来只有“满腹牢骚”相随相伴。

  仰起头是阳光,是白云,是蓝天,美好的东西、理想的东西总是在高处、远处,看得见、听得到,就是摸不着,抓不着,俯下身的时候是大地,是耕耘的劳累与艰辛,是汗珠子摔八瓣;俯下身的时候是孤独与沉默,是凄凉与无人喝彩,俯下身太久了,可以抬起头看阳光、蓝天、白云,出一口长气,擦一把汗,但看久了阳光会刺伤眼睛,白云也会飘散,剩下只有空荡荡的蓝天。

  有人曾有一句座右铭:“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听起来很悲壮,很有骨气,但仔细想想,死了站着还有什么用,死了腰板再直又能证明什么呢?人应该有骨气,有理想,但绝对不是什么时候都直立着。生活告诉人们,人不是什么时候都要站立着,更多的时间是坐着、趴着、躺着、侧着,弯着也并不少见。

谁先升起谁便是太阳

在这个世界上,人物的大小从来都是相对而言的。大不大,看你是不是站在一个特殊的位置上。老鼠站在牛头上,老鼠就最大。——柯云路《超级圈套》

  一棵小草长在山崖上,高傲地对山谷里的松树说:“我比你高,你不服吗?”松树争辩道:“假如不是长在山崖上,又有谁会理睬你!”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生活是不相信“假如”,也没有那么多“假如”。你是城里人,你有高学历,你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按理你应该较快发展的,但你过分讲面子,计地位,过分看重名誉,看重身份,你用过多的时间去观望,去选择,去思考,去比较,结果失去了发展的机遇。剩下的只有去羡慕。毛泽东出身“泥腿子”,后来学了师范,但他不热衷于当个教书匠,他没学过军事,却粉碎了四次围剿,指挥了三大战役。问题不在于学什么,而关键在于干什么,怎么干。

  过去有人因为读多了几本书,于是看不起“泥腿子”,而数年之后“泥腿子”却神不知鬼不觉地住上了洋楼,有了私人轿车和企业,而自己还在为“处长、教授”苦苦奋斗着,想跳出凡人之界,却又常生凡人之念,心态总难平衡。心态不平衡做官做不成,做学问无望,反过来只有“满腹牢骚”相随相伴。

  仰起头是阳光,是白云,是蓝天,美好的东西、理想的东西总是在高处、远处,看得见、听得到,就是摸不着,抓不着,俯下身的时候是大地,是耕耘的劳累与艰辛,是汗珠子摔八瓣;俯下身的时候是孤独与沉默,是凄凉与无人喝彩,俯下身太久了,可以抬起头看阳光、蓝天、白云,出一口长气,擦一把汗,但看久了阳光会刺伤眼睛,白云也会飘散,剩下只有空荡荡的蓝天。

  有人曾有一句座右铭:“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听起来很悲壮,很有骨气,但仔细想想,死了站着还有什么用,死了腰板再直又能证明什么呢?人应该有骨气,有理想,但绝对不是什么时候都直立着。生活告诉人们,人不是什么时候都要站立着,更多的时间是坐着、趴着、躺着、侧着,弯着也并不少见。


  一棵小草长在山崖上,,高傲地对山谷里的松树说:“我比你高,你不服吗?”松树争辩道:“假如不是长在山崖上,又有谁会理睬你!”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生活是不相信“假如”,也没有那么多“假如”。你是城里人,你有高学历,你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按理你应该较快发展的,但你过分讲面子,计地位,过分看重名誉,看重身份,你用过多的时间去观望,去选择,去思考,去比较,结果失去了发展的机遇。剩下的只有去羡慕。毛泽东出身“泥腿子”,后来学了师范,但他不热衷于当个教书匠,他没学过军事,却粉碎了四次围剿,指挥了三大战役。问题不在于学什么,而关键在于干什么,怎么干。

  过去有人因为读多了几本书,于是看不起“泥腿子”,而数年之后“泥腿子”却神不知鬼不觉地住上了洋楼,有了私人轿车和企业,而自己还在为“处长、教授”苦苦奋斗着,想跳出凡人之界,却又常生凡人之念,心态总难平衡。心态不平衡做官做不成,做学问无望,反过来只有“满腹牢骚”相随相伴。

  仰起头是阳光,是白云,是蓝天,美好的东西、理想的东西总是在高处、远处,看得见、听得到,就是摸不着,抓不着,俯下身的时候是大地,是耕耘的劳累与艰辛,是汗珠子摔八瓣;俯下身的时候是孤独与沉默,是凄凉与无人喝彩,俯下身太久了,可以抬起头看阳光、蓝天、白云,出一口长气,擦一把汗,但看久了阳光会刺伤眼睛,白云也会飘散,剩下只有空荡荡的蓝天。

  有人曾有一句座右铭:“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听起来很悲壮,很有骨气,但仔细想想,死了站着还有什么用,死了腰板再直又能证明什么呢?人应该有骨气,有理想,但绝对不是什么时候都直立着。生活告诉人们,人不是什么时候都要站立着,更多的时间是坐着、趴着、躺着、侧着,弯着也并不少见。

谁先升起谁便是太阳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vipyaya.cn/vip/19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