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我一直在等待

爱情物语:傍晚的豆花店,店主看着电视自己发笑。我独坐角落,等一个人,一个已经离开,我还念念不忘的人。不知道她会不会来,也不知道她几时能来?

我一直在等待

点了一碗红豆绿豆桑葚豆花,热的。第一次接触,就是在这家多花店。那天天气不好,她来了,恰好弄了我喜欢的造型,走到我的世界。

坐在和那次一样的桌子,喝同样的豆花,不知道是怀念还是习惯,每次到一品豆花,我总会坐在那个位置,点同样的豆花。

临近7点,渐渐的不安分起来,手机,拿起又放下,那个熟悉的号码,按出来,又突然有些害怕;删掉,又按出。她不接怎么办?讨她烦怎么办?

时间在偷偷溜走,我抓不住,留不下。我想把时间抓住,放进口袋,害怕我等着等着,她始终没来,我想把时间留住,存起来,到她出现时,再取出来,和她多一刻一起的时光,哪怕一秒也好,哪怕只是走在她身旁。

霸气也好,独立也罢,我都喜欢;愿意去做一切她不愿做的事,去经历那些不忍心让他经历的痛苦。陪伴也好,喜欢也罢,我都愿意;想带她去我成长的地方,告诉他我从小听到大的故事,见见我的朋友发小,告诉他们她是我的全部。

快7点半了,她没出现,我不怪她。在我最失意的那段路,她无疑是我前进路上的灯塔,让我没有迷失方向,更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勇气。可是我还是失去了她,彻彻底底,再也没有以后。我害怕很多,比如讨人嫌,比如哄人开心。我不擅长,也学不会,至少在她那里我做不到。

有人跟我说:”时间会抹掉一切,那些曾经以为自己会带到棺材里的东西,都会被时间冲淡,变得模糊,然后化成一抔灰,一缕烟,最后随风而散。“我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只是在这一个多月里,每每在梦中,都会有她,有时候是背影,有时候迎面走来,有时笑靥如花,有事安静如水。

我期待能见到她,尽管她已不再,尽管物是人非。

我不知道我还能等多久,,也不知道她是否还会来,到我会等下去,或是祝福你,或是祝福我们。

爱情物语:傍晚的豆花店,店主看着电视自己发笑。我独坐角落,等一个人,一个已经离开,我还念念不忘的人。不知道她会不会来,也不知道她几时能来?

我一直在等待

点了一碗红豆绿豆桑葚豆花,热的。第一次接触,就是在这家多花店。那天天气不好,她来了,恰好弄了我喜欢的造型,走到我的世界。

坐在和那次一样的桌子,喝同样的豆花,不知道是怀念还是习惯,每次到一品豆花,我总会坐在那个位置,点同样的豆花。

临近7点,渐渐的不安分起来,手机,拿起又放下,那个熟悉的号码,按出来,又突然有些害怕;删掉,又按出。她不接怎么办?讨她烦怎么办?

时间在偷偷溜走,我抓不住,留不下。我想把时间抓住,放进口袋,害怕我等着等着,她始终没来,我想把时间留住,存起来,到她出现时,再取出来,和她多一刻一起的时光,哪怕一秒也好,哪怕只是走在她身旁。

霸气也好,独立也罢,我都喜欢;愿意去做一切她不愿做的事,去经历那些不忍心让他经历的痛苦。陪伴也好,喜欢也罢,我都愿意;想带她去我成长的地方,告诉他我从小听到大的故事,见见我的朋友发小,告诉他们她是我的全部。

快7点半了,她没出现,我不怪她。在我最失意的那段路,她无疑是我前进路上的灯塔,让我没有迷失方向,更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勇气。可是我还是失去了她,彻彻底底,再也没有以后。我害怕很多,比如讨人嫌,比如哄人开心。我不擅长,也学不会,至少在她那里我做不到。

有人跟我说:”时间会抹掉一切,那些曾经以为自己会带到棺材里的东西,都会被时间冲淡,变得模糊,然后化成一抔灰,一缕烟,最后随风而散。“我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只是在这一个多月里,每每在梦中,都会有她,有时候是背影,有时候迎面走来,有时笑靥如花,有事安静如水。

我期待能见到她,尽管她已不再,尽管物是人非。

我不知道我还能等多久,,也不知道她是否还会来,到我会等下去,或是祝福你,或是祝福我们。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vipyaya.cn/vip/19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