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最幸福的感觉,是活出真实的自己

人总是活在一种精神的游离状态,所以我们很难看到另一个自己,生活中的我们并不是真实的自己!更多的人其实在违背自己的心苟且地活着。

往往当一个人看了很多的书,走过很多的路,就会开始怀疑:自己还是自己么?也许今天的我们已经不是昨天的那个自己了,,因为一切都在改变,不仅是时间变了,我们的心和细胞也在不断地变化。就好像一个小伙想去找他很多年前爱过的那个女孩一样,我总是在告诉他:“你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你,她也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她。如果你爱现在的她,你可以去找她,如果你只是爱着很久以前的她,那么还是让那份美好留在心里吧!”

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人都会变,尤其是心会变得让自己都很难琢磨透。犹如这个小伙很喜欢很多年前的那个女孩,喜欢她的清纯,喜欢她的漂亮,喜欢她那天真无邪的笑。可是如今的这个女孩怎么样?前后和三个男人谈过恋爱,开始变得不爱笑了,也没有以前那样单纯了,可能变得势利了。这一切都在变化,所以我会告诉他:“你已不再是你,她也不再是她。”因为这个世上不会有谁在原地永远不动地等着另一个人,一点都没变。其实人不怕身体有变化,最怕心在变,变得世俗了,冷漠了,对一切都无所谓了,变得不再相信任何人与事。

不仅现在的自己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在我们的灵魂里其实还有着另一个自己,这个自己只是没有被我们发现,一直藏在自己灵魂的深处。比如你看似一个很坚强的人,其实你是一个很脆弱的人;你看似一个很爱笑的人,其实你是一个很容易悲伤的人。我们总是喜欢表现出一个自己,隐藏另一个自己,弄得最后都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生活中的自己是一个活在现实中的自己,在灵魂深处的自己总是想过着另一种生活的自己。也就是现实里有个自己,理想里有另一个自己。有时候现实中的自己才是自己,有时候理想里的自己才是自己,肉体的自己活在现实里,灵魂的自己活在了理想里。如果肉体的自己是真实的自己,那么现实里的自己就是真实的自己;如果灵魂中的自己才是真实的自己,那么理想里的自己才是真实的自己。其实我更相信灵魂里的自己才是真实的自己,肉体的自己只是一个生活的伪装。最理想的自己,就是理想中的自己与现实中的自己是一个一样的自己。

我们的痛苦来自于对现实中的自己的不满,总想活出一个理想中的自己,可是这样的自己离现实的自己又很遥远,有时候感觉这样的自己离现实的自己又很近,总是若有若无。如果理想中的自己与欲望有关,那么它真的离现实的自己很遥远。如果理想中的自己与精神有关,那么它真的离现实的自己很近。

其实人无论追求什么,最终的幸福只会寄托于某种精神。一个没有精神依靠的人,永远都得不到幸福,即使他有天下所有的财富。一个没有任何财富的人,只要他有着发自内心深处的信仰,他就有着用全天下也不换的幸福。

很多人都在为现实中的自己而活着,为灵魂里的自己活着的人很少。因为活出灵魂里的自己太难了,所以很多人选择了放弃,也因为现实中的诱惑太多,所以很多人选择了现实,选择了现实其实也就是选择了平庸。我们往往会厌烦现实中的自己,因为发现现实中的自己越来越平庸,越来越微不足道,在灵魂深处的自己永远都是那样地伟大,那样地风光,然后我们就会进入一种挣脱不掉的痛苦。要想脱离这样的苦恼,我们就要进入理想状态里的自己。

叔本华说:“人存在的本质,就是权力的意志,权力的意志就是一种欲望,人的欲望总是无法满足,所以人总是活在了这种无法满足的痛苦里。”尼采赞同了叔本华的观点,但是他认为,正因为人有这样的痛苦,我们就要不断地去奋斗,然后不断地满足自己的欲望。所以我们总是活在欲望的两头,欲望的这头有一个现实中的自己,欲望的另一头有着理想中的自己。所以我们要想幸福只有两种选择,一是知足常乐,这可真是一种智者的选择。另一种就是不断地努力,甚至不要让自己停止下来,然后不断地去满足自己不断膨胀的欲望。人活着就要选择幸福。

我们一直在为虚假的自己活着,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曾为真实的自己活过。有很多的人奋斗了一辈子,也许最后获得了很多的财富甚至很多的称赞,可是他们依然没有快乐起来。因为他们没有为真实的自己活一回,他们所有的奋斗都与一种虚伪的欲望有关,所以他们没有找到一种精神的依靠,他们的心灵依然空虚。所以为什么很多人在财富上、社会地位上有了极高的成就以后,会选择一种宗教作为一种信仰,因为他们想去弥补心灵深处的空虚。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有着两个自己。一个离自己很近,一个离自己很远,这远只是在灵魂的深处,所以自己总是触摸不到。灵魂里的自己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理想生活的阶段,一个是纯精神的阶段。比如一个人很穷,他理想中的自己就是想有很多的钱,过上富有的生活。然后他非常富有了,他发现在心灵更深处还有一个自己,就是需要精神依靠的自己。所以我们最终的幸福就在于,自己灵魂深处的自己,有没有一个精神的依靠与寄托。

我们更需要成为灵魂深处的那个自己,因为那样的我们活着才是有价值的,才是会让人感到幸福的。因为人总是在虚假中看到恐慌,只有在真实里才能看到安全,所以我们需要这种有依靠的安全。现在的我是假我,我们要活出一个真我。


最幸福的感觉,是活出真实的自己

人总是活在一种精神的游离状态,所以我们很难看到另一个自己,生活中的我们并不是真实的自己!更多的人其实在违背自己的心苟且地活着。

往往当一个人看了很多的书,走过很多的路,就会开始怀疑:自己还是自己么?也许今天的我们已经不是昨天的那个自己了,,因为一切都在改变,不仅是时间变了,我们的心和细胞也在不断地变化。就好像一个小伙想去找他很多年前爱过的那个女孩一样,我总是在告诉他:“你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你,她也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她。如果你爱现在的她,你可以去找她,如果你只是爱着很久以前的她,那么还是让那份美好留在心里吧!”

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人都会变,尤其是心会变得让自己都很难琢磨透。犹如这个小伙很喜欢很多年前的那个女孩,喜欢她的清纯,喜欢她的漂亮,喜欢她那天真无邪的笑。可是如今的这个女孩怎么样?前后和三个男人谈过恋爱,开始变得不爱笑了,也没有以前那样单纯了,可能变得势利了。这一切都在变化,所以我会告诉他:“你已不再是你,她也不再是她。”因为这个世上不会有谁在原地永远不动地等着另一个人,一点都没变。其实人不怕身体有变化,最怕心在变,变得世俗了,冷漠了,对一切都无所谓了,变得不再相信任何人与事。

不仅现在的自己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在我们的灵魂里其实还有着另一个自己,这个自己只是没有被我们发现,一直藏在自己灵魂的深处。比如你看似一个很坚强的人,其实你是一个很脆弱的人;你看似一个很爱笑的人,其实你是一个很容易悲伤的人。我们总是喜欢表现出一个自己,隐藏另一个自己,弄得最后都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生活中的自己是一个活在现实中的自己,在灵魂深处的自己总是想过着另一种生活的自己。也就是现实里有个自己,理想里有另一个自己。有时候现实中的自己才是自己,有时候理想里的自己才是自己,肉体的自己活在现实里,灵魂的自己活在了理想里。如果肉体的自己是真实的自己,那么现实里的自己就是真实的自己;如果灵魂中的自己才是真实的自己,那么理想里的自己才是真实的自己。其实我更相信灵魂里的自己才是真实的自己,肉体的自己只是一个生活的伪装。最理想的自己,就是理想中的自己与现实中的自己是一个一样的自己。

我们的痛苦来自于对现实中的自己的不满,总想活出一个理想中的自己,可是这样的自己离现实的自己又很遥远,有时候感觉这样的自己离现实的自己又很近,总是若有若无。如果理想中的自己与欲望有关,那么它真的离现实的自己很遥远。如果理想中的自己与精神有关,那么它真的离现实的自己很近。

其实人无论追求什么,最终的幸福只会寄托于某种精神。一个没有精神依靠的人,永远都得不到幸福,即使他有天下所有的财富。一个没有任何财富的人,只要他有着发自内心深处的信仰,他就有着用全天下也不换的幸福。

很多人都在为现实中的自己而活着,为灵魂里的自己活着的人很少。因为活出灵魂里的自己太难了,所以很多人选择了放弃,也因为现实中的诱惑太多,所以很多人选择了现实,选择了现实其实也就是选择了平庸。我们往往会厌烦现实中的自己,因为发现现实中的自己越来越平庸,越来越微不足道,在灵魂深处的自己永远都是那样地伟大,那样地风光,然后我们就会进入一种挣脱不掉的痛苦。要想脱离这样的苦恼,我们就要进入理想状态里的自己。

叔本华说:“人存在的本质,就是权力的意志,权力的意志就是一种欲望,人的欲望总是无法满足,所以人总是活在了这种无法满足的痛苦里。”尼采赞同了叔本华的观点,但是他认为,正因为人有这样的痛苦,我们就要不断地去奋斗,然后不断地满足自己的欲望。所以我们总是活在欲望的两头,欲望的这头有一个现实中的自己,欲望的另一头有着理想中的自己。所以我们要想幸福只有两种选择,一是知足常乐,这可真是一种智者的选择。另一种就是不断地努力,甚至不要让自己停止下来,然后不断地去满足自己不断膨胀的欲望。人活着就要选择幸福。

我们一直在为虚假的自己活着,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曾为真实的自己活过。有很多的人奋斗了一辈子,也许最后获得了很多的财富甚至很多的称赞,可是他们依然没有快乐起来。因为他们没有为真实的自己活一回,他们所有的奋斗都与一种虚伪的欲望有关,所以他们没有找到一种精神的依靠,他们的心灵依然空虚。所以为什么很多人在财富上、社会地位上有了极高的成就以后,会选择一种宗教作为一种信仰,因为他们想去弥补心灵深处的空虚。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有着两个自己。一个离自己很近,一个离自己很远,这远只是在灵魂的深处,所以自己总是触摸不到。灵魂里的自己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理想生活的阶段,一个是纯精神的阶段。比如一个人很穷,他理想中的自己就是想有很多的钱,过上富有的生活。然后他非常富有了,他发现在心灵更深处还有一个自己,就是需要精神依靠的自己。所以我们最终的幸福就在于,自己灵魂深处的自己,有没有一个精神的依靠与寄托。

我们更需要成为灵魂深处的那个自己,因为那样的我们活着才是有价值的,才是会让人感到幸福的。因为人总是在虚假中看到恐慌,只有在真实里才能看到安全,所以我们需要这种有依靠的安全。现在的我是假我,我们要活出一个真我。


最幸福的感觉,是活出真实的自己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vipyaya.cn/vip/19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