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找个愿意为你花钱的男人在一起

 田螺姑娘被分手了。

  她哭着把出租屋里所有属于她的东西都搬了出来。她的东西太多了,装了整整三个行李箱。

  外边下着雨,她站在小区门口,哭得更严重了。

  熟悉的门卫大叔立刻凑过来,“呦,小姑娘,,怎么哭成了这样?”

  田螺姑娘红肿着眼睛看着大叔,“我被分手了。”

  田螺姑娘被邀请进了门卫室,大叔递给了他一杯热茶,一边安慰着,“没什么大不了的,好男人有的是,别哭。”

  田螺姑娘抽泣着,“我就是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他就要和我分手。”

  “他怎么说呢?”

  “他说我太能买东西了,他觉得我没有责任,他说我不想和他有个家。”

  田螺姑娘一说完,哭得更厉害了。

  田螺姑娘和扇贝先生是在校外的烧烤摊上认识的。

  当时田螺姑娘刚写完毕业论文,为了释放被压抑了两个月的内心,赶紧跑到了卖田螺的摊位上,朝着老板喊,“老板,给我来份二十块的田螺。”

  老板为难地看了她一眼,“姑娘啊,你来晚了,最后的二十块钱的都被他订了。”田螺姑娘顺着老板的手一指就看见了坐在旁边桌子的扇贝先生,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书香气息,和这浓烈的烧烤气息完全不符。

  这一刻,田螺姑娘觉得她必须肩负起拯救“失足少年的重任。”

  她甩着大步子就坐在了扇贝先生的对面,“这位少年,我看你的气色特别好。”扇贝先生也是一愣,茫然地看着她,“谢谢夸奖。”

  “我觉得二十块钱的田螺,根本配不上你的气质。”

  扇贝先生更是一愣,转过头看了眼卖田螺的老板,老板端着空盘子望着这边,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那你觉得什么才能配得上我?”

  田螺姑娘立刻说,“你看那边的扇贝怎么样?又大又可爱。”

  扇贝先生似乎也起了玩笑的心思:“可我觉得田螺和你的气质一点都不配呢。”田螺姑娘瞪着两只圆圆地眼睛,“很明显,般配。”

  最后就是田螺姑娘用二十块钱扇贝换了扇贝先生的田螺。两个人坐在那一直吃着聊着到学校要关门,才各奔东西。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是件水到渠成的事。

  比如,两个人都喜欢释放压力的时候吃田螺。比如,两个人都准备留在这个城市闯出一片天下。再比如,两个人刚好契合了彼此对爱的追求。

  俩个人毕业后,一个人在浦东上班,另一个人在青浦上班。他俩为了能够协调上班时间,选择了在中间的位置租了一间一厅室。

  两个人的工资都差不多,为了将来能够买到属于自己的房子,两个人先除去房租水电生活费等,每个人每月都在房基金里存储八百块钱。

  田螺姑娘除了喜欢吃田螺外,另一个爱好就是买买买。

  为了储存房基金,她已经控制着购买的欲望三个月了。工作一转正,一下就多出了七百块钱。她立刻清空了部分放在购物车里三个月的宝贝,浓浓的满足感一直伴着她下班到家。

  可刚到家就看见扇贝先生坐在客厅的凳子上一脸阴沉地看着她,像审问犯人一样,“你为什么买了那么多东西?”

  他们两个人的卡短信是相互通知的。

  田螺姑娘脱掉高跟鞋,无辜地说,“没有买很多啊,转正后加了工资,所以就把之前想买的东西买了。”

  扇贝先生尖着嗓子质问,“你难道不知道咱们要攒钱买房子吗?”

  “我知道啊,我没用要存起来的八百块。”

  “但你知道如果你花的这七百多也存起来,我们买房的计划就能提前了吗?”

  田螺姑娘直接愣在了原地,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从两个人在一起后,一切的生活都由他来主导。他说要租房,她就每天坐着近两个小时的地铁去上班。他说要买房,她就控制住自己买东西的欲望。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田螺姑娘再也不像潇洒的自己了。

  从这次的吵架后,两个人陷入了冷战之中,田螺姑娘再也感受不到撕快递的幸福感,她看着堆在客厅里的快递,整个人都蔫了。

  那里面除了她买的护肤品和一些衣服外,还有买给扇贝先生的衬衫和领带。她注意到了扇贝先生永远都穿着那几件衬衫,袖口都磨得有些变色了。

  可此时,田螺姑娘如何都开不了口让扇贝先生来试试这衣服是否合适。

  很快,田螺姑娘生日那天,单位的同事给她买了很多礼物,其中一个和她关系很好的男同事送了她一个很漂亮的包,那是她看中了很久,上一次下了几次决心也没有买下来的。

  她疑惑地看着那个男同事。

  男同事憨憨地摸着自己的头,“我那天看着你盯着这个包很久,所以我就把它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你了。”

  田螺姑娘觉得礼物太贵重,再加上怕扇贝先生会产生误会,没敢要,两个人推拒了好几次,男同事面子似乎也有些挂不住了。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在你生日的时候,能够送你一件你真正需要的礼物,你为什么还要拒绝呢,你要取悦的是自己,不是别人的目光?”

  田螺姑娘带着一大堆礼物回到家,扇贝先生以为田螺姑娘背着他又买了东西。脸色冷冰冰地看着田螺姑娘,这次并没有冷嘲热讽,而是直百地说,“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因为我接受不了你的性格,你总是买买买,可我只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家。”

  “可是我没有花要存起来的钱啊?”

  “但你并没有想和我想要和我一起生活的诚心。”

  田螺姑娘看着扇贝先生认真的眼神,就知道他做好的决定,是她改变不了的。

  当天晚上她就把东西都装进了行李箱,窝在沙发上睡了一个晚上,天一亮就带着行李箱出门了。

  卧室的房门一直没有开,她知道扇贝先生不会送她的。

  门卫大叔听完故事后,滋溜了一口茶水,“姑娘啊,你是不是傻,离开这样的男人是好事啊,你哭什么啊。”

  “我都被抛弃了,为什么不哭?”

  “姑娘啊,人活着确实该有些目标,买房买车这些都该有,但是生活总要继续啊,你不能因为憧憬着未来,现在的日子就不过了吧。”

  田螺姑娘拿着桌子上的卷纸撕下来一段,用力地擦了下鼻涕,“所以,并不是我的错对不对?”

  门卫大叔又喝了口茶水,“不能说全错也不能说全对,量力而行的才重要。”

  “大叔,你是卖鸡汤的吧?”

  大叔摇头,“不卖鸡汤,就是没事多看看书。”

  离开扇贝先生,田螺姑娘开始了和别人的合租生活,她仍旧在攒钱,她也仍旧保持着爱吃田螺和爱买买买的习惯。

  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是一个女孩子,在没有奢侈的情况下,为自己买些喜爱的东西装饰自己,有什么错?

  难道每天穿着同样的衣服,靠着缩衣紧食,就能够住进豪宅吗?又或者,当她真的住进了豪宅,但容颜老去,再想着穿二十岁想穿想用的东西时,还来得及吗?

  不久后,田螺姑娘的单位来了位新同事,他不像扇贝先生那样爱吃田螺,也不像她那样爱买买买。甚至没有一处符合了田螺姑娘对爱情的幻想。

  可是他还是走进了田螺姑娘的生活。他也要在城市里买房,但他仍旧能把生活过得精致。他每周末都开车带着田螺姑娘去学校后门的小吃街点上一份二十块钱的田螺,她吃他看。

  田螺姑娘问他,“你既然不喜欢吃田螺,为什么还要带我来吃?”

  “看着你吃,很是享受。”

  田螺姑娘不好意思地把田螺都拉到自己面前,“即使你这么会撩,我也不会把剩余的给你的。”

  他会主动把田螺姑娘购物车里的必需品全部结算。

  很多人说,田螺姑娘和他在一起是看中了钱,太现实了。她不会去做过多的解释,因为无论她怎么解释都还会有误会。

  生活不仅仅是由梦想架构的,还要在过程里去享受,要做的是取悦自己,和一个能够为你保证未来,还愿意为你买买买的男人好好地在一起。而不是把自己磨得圆润,来契合一份谈不上完美的爱情。

找个愿意为你花钱的男人在一起

 田螺姑娘被分手了。

  她哭着把出租屋里所有属于她的东西都搬了出来。她的东西太多了,装了整整三个行李箱。

  外边下着雨,她站在小区门口,哭得更严重了。

  熟悉的门卫大叔立刻凑过来,“呦,小姑娘,,怎么哭成了这样?”

  田螺姑娘红肿着眼睛看着大叔,“我被分手了。”

  田螺姑娘被邀请进了门卫室,大叔递给了他一杯热茶,一边安慰着,“没什么大不了的,好男人有的是,别哭。”

  田螺姑娘抽泣着,“我就是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他就要和我分手。”

  “他怎么说呢?”

  “他说我太能买东西了,他觉得我没有责任,他说我不想和他有个家。”

  田螺姑娘一说完,哭得更厉害了。

  田螺姑娘和扇贝先生是在校外的烧烤摊上认识的。

  当时田螺姑娘刚写完毕业论文,为了释放被压抑了两个月的内心,赶紧跑到了卖田螺的摊位上,朝着老板喊,“老板,给我来份二十块的田螺。”

  老板为难地看了她一眼,“姑娘啊,你来晚了,最后的二十块钱的都被他订了。”田螺姑娘顺着老板的手一指就看见了坐在旁边桌子的扇贝先生,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书香气息,和这浓烈的烧烤气息完全不符。

  这一刻,田螺姑娘觉得她必须肩负起拯救“失足少年的重任。”

  她甩着大步子就坐在了扇贝先生的对面,“这位少年,我看你的气色特别好。”扇贝先生也是一愣,茫然地看着她,“谢谢夸奖。”

  “我觉得二十块钱的田螺,根本配不上你的气质。”

  扇贝先生更是一愣,转过头看了眼卖田螺的老板,老板端着空盘子望着这边,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那你觉得什么才能配得上我?”

  田螺姑娘立刻说,“你看那边的扇贝怎么样?又大又可爱。”

  扇贝先生似乎也起了玩笑的心思:“可我觉得田螺和你的气质一点都不配呢。”田螺姑娘瞪着两只圆圆地眼睛,“很明显,般配。”

  最后就是田螺姑娘用二十块钱扇贝换了扇贝先生的田螺。两个人坐在那一直吃着聊着到学校要关门,才各奔东西。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是件水到渠成的事。

  比如,两个人都喜欢释放压力的时候吃田螺。比如,两个人都准备留在这个城市闯出一片天下。再比如,两个人刚好契合了彼此对爱的追求。

  俩个人毕业后,一个人在浦东上班,另一个人在青浦上班。他俩为了能够协调上班时间,选择了在中间的位置租了一间一厅室。

  两个人的工资都差不多,为了将来能够买到属于自己的房子,两个人先除去房租水电生活费等,每个人每月都在房基金里存储八百块钱。

  田螺姑娘除了喜欢吃田螺外,另一个爱好就是买买买。

  为了储存房基金,她已经控制着购买的欲望三个月了。工作一转正,一下就多出了七百块钱。她立刻清空了部分放在购物车里三个月的宝贝,浓浓的满足感一直伴着她下班到家。

  可刚到家就看见扇贝先生坐在客厅的凳子上一脸阴沉地看着她,像审问犯人一样,“你为什么买了那么多东西?”

  他们两个人的卡短信是相互通知的。

  田螺姑娘脱掉高跟鞋,无辜地说,“没有买很多啊,转正后加了工资,所以就把之前想买的东西买了。”

  扇贝先生尖着嗓子质问,“你难道不知道咱们要攒钱买房子吗?”

  “我知道啊,我没用要存起来的八百块。”

  “但你知道如果你花的这七百多也存起来,我们买房的计划就能提前了吗?”

  田螺姑娘直接愣在了原地,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从两个人在一起后,一切的生活都由他来主导。他说要租房,她就每天坐着近两个小时的地铁去上班。他说要买房,她就控制住自己买东西的欲望。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田螺姑娘再也不像潇洒的自己了。

  从这次的吵架后,两个人陷入了冷战之中,田螺姑娘再也感受不到撕快递的幸福感,她看着堆在客厅里的快递,整个人都蔫了。

  那里面除了她买的护肤品和一些衣服外,还有买给扇贝先生的衬衫和领带。她注意到了扇贝先生永远都穿着那几件衬衫,袖口都磨得有些变色了。

  可此时,田螺姑娘如何都开不了口让扇贝先生来试试这衣服是否合适。

  很快,田螺姑娘生日那天,单位的同事给她买了很多礼物,其中一个和她关系很好的男同事送了她一个很漂亮的包,那是她看中了很久,上一次下了几次决心也没有买下来的。

  她疑惑地看着那个男同事。

  男同事憨憨地摸着自己的头,“我那天看着你盯着这个包很久,所以我就把它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你了。”

  田螺姑娘觉得礼物太贵重,再加上怕扇贝先生会产生误会,没敢要,两个人推拒了好几次,男同事面子似乎也有些挂不住了。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在你生日的时候,能够送你一件你真正需要的礼物,你为什么还要拒绝呢,你要取悦的是自己,不是别人的目光?”

  田螺姑娘带着一大堆礼物回到家,扇贝先生以为田螺姑娘背着他又买了东西。脸色冷冰冰地看着田螺姑娘,这次并没有冷嘲热讽,而是直百地说,“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因为我接受不了你的性格,你总是买买买,可我只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家。”

  “可是我没有花要存起来的钱啊?”

  “但你并没有想和我想要和我一起生活的诚心。”

  田螺姑娘看着扇贝先生认真的眼神,就知道他做好的决定,是她改变不了的。

  当天晚上她就把东西都装进了行李箱,窝在沙发上睡了一个晚上,天一亮就带着行李箱出门了。

  卧室的房门一直没有开,她知道扇贝先生不会送她的。

  门卫大叔听完故事后,滋溜了一口茶水,“姑娘啊,你是不是傻,离开这样的男人是好事啊,你哭什么啊。”

  “我都被抛弃了,为什么不哭?”

  “姑娘啊,人活着确实该有些目标,买房买车这些都该有,但是生活总要继续啊,你不能因为憧憬着未来,现在的日子就不过了吧。”

  田螺姑娘拿着桌子上的卷纸撕下来一段,用力地擦了下鼻涕,“所以,并不是我的错对不对?”

  门卫大叔又喝了口茶水,“不能说全错也不能说全对,量力而行的才重要。”

  “大叔,你是卖鸡汤的吧?”

  大叔摇头,“不卖鸡汤,就是没事多看看书。”

  离开扇贝先生,田螺姑娘开始了和别人的合租生活,她仍旧在攒钱,她也仍旧保持着爱吃田螺和爱买买买的习惯。

  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是一个女孩子,在没有奢侈的情况下,为自己买些喜爱的东西装饰自己,有什么错?

  难道每天穿着同样的衣服,靠着缩衣紧食,就能够住进豪宅吗?又或者,当她真的住进了豪宅,但容颜老去,再想着穿二十岁想穿想用的东西时,还来得及吗?

  不久后,田螺姑娘的单位来了位新同事,他不像扇贝先生那样爱吃田螺,也不像她那样爱买买买。甚至没有一处符合了田螺姑娘对爱情的幻想。

  可是他还是走进了田螺姑娘的生活。他也要在城市里买房,但他仍旧能把生活过得精致。他每周末都开车带着田螺姑娘去学校后门的小吃街点上一份二十块钱的田螺,她吃他看。

  田螺姑娘问他,“你既然不喜欢吃田螺,为什么还要带我来吃?”

  “看着你吃,很是享受。”

  田螺姑娘不好意思地把田螺都拉到自己面前,“即使你这么会撩,我也不会把剩余的给你的。”

  他会主动把田螺姑娘购物车里的必需品全部结算。

  很多人说,田螺姑娘和他在一起是看中了钱,太现实了。她不会去做过多的解释,因为无论她怎么解释都还会有误会。

  生活不仅仅是由梦想架构的,还要在过程里去享受,要做的是取悦自己,和一个能够为你保证未来,还愿意为你买买买的男人好好地在一起。而不是把自己磨得圆润,来契合一份谈不上完美的爱情。

找个愿意为你花钱的男人在一起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vipyaya.cn/vip/20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