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生命的意义在于生命的短暂

励志一生:我们都无一例外要走向死亡,生命留给我们的只有现在这段时光,对过去的懊悔,还有未来的焦虑,都是对现在本钱的预支,在走向知天命的路途中,两者都在淡化,这是利好。搁不下的生存总在夺去现在的阳光,无论独处还是家庭,生存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干扰成为生命的部分内容便是生活。

生命的意义在于生命的短暂

死亡是一件必然的事,在未来或远或近的侯着,关于死亡,少年时常常被蛊于在自设的逻辑里焦虑:我在思考而不是别人,虽然第一人称有许多,天下万物的所在是因为我的存在,因为我在度量。没有我这一切还存在吗?有时觉得这个想法很荒唐,我不过是万物中的一粒而已,我存在与否与万物几无相涉,在与不在万物甚至无所增减;但转而一想,这个万物是以我所观之万物,物是我观之之物,其他的”我“也是我所观之的他我,我之失,万物又安在哉?我不在又将往何处呢?

其实死亡并不是一件难以言传的奥妙,固然那些死而复活的经历无法拿来共享,对生的感觉根本上在于我们的知觉。每一次睡眠都是一次丧失知觉的过程,活着与否在于能否知觉,不能知觉,算不算死亡之体验呢?以知觉与否论生死,死就并不可怕,人的一生要死过多少次,死与不死之间,万物依然循规蹈矩,践行不舍,无处不在,不舍昼夜。怎样生,让生成为欢乐之舞,至关重要,让生拥有欢乐,让生的欢乐提升生的质量。

追求形成生命质量的内涵,真善美,良知与自律,求知都是高质量生命的和弦,生命有许多里程碑,生命寻找的历程中就有了许多的风景,登泰山而小天下是一种完满,高山仰止,身不能至,心向往之是另一种悟得与圆融,身置陋室,无私、无欲、无求,看时光流转,听时间渐远的足音,都是生命的充实。

 

功名利禄有益,而耽于物则必为之所累,快乐与否还得问自己,王朔的”成名不就是让傻逼们知道,钱多赚一点吗“,无疑是有感而发,其实道理不止属于名人,有经历悟得更深一点而已。对自己的脾性就有意义,做事得给自己带来欢乐,爱好与生存齐头并进最好,要求似乎高了一点,努力未必不能做到,至于结果,权当浮云。

听八旬父母谈得最多一件事是某某不在了,关于某某,或是他们的同事、同学,熟人与故交,又听得他们以商量的口吻说:我们身体都很好,又没什么大病,比某某过得还要巴适些......,死亡的信息不时传来,同龄人陆续作古,的确要有抵御的平衡;至亲的离去的确让人悲痛,在与不在虽不是天差地别,最重要的改变是是无可置疑的发生了,某种东西永远地失去了,其实生命过程昭示着改变无时无刻不在发生,从幼年、青年、中年哪一段雷同呢?想起5岁的女儿当幼儿园的园车把她送到家门时往你怀中一跃的情态,虽然怀念却无法留住,我们满怀喜悦关注生命的成长,但却不愿看到衰颓的的痕迹浮现,比如脸上水分的消减,更年期的暴躁,脸上沟壑的生成,猛醒似乎在一天之中,突兀着生命的巨变。

天真烂漫,活力四射,能量过甚丰盈的青春,生命的确有好时段,但生命质量却不与生命时段同步,一个是我们生存的智慧不到,另一种是沉重的人生。每每有这样的人,他生来就是受苦,没享过一天福。前不久,朋友的母亲去世了,以前常见六十左右朋友的母亲,精力充沛,生机勃勃,经常看到她提着大包小包从菜市场回来经过我的店前,她拥有一栋小楼,自己与儿子住一单元,其余租出去,收入尚可以,两个儿子的的婚娶,生子都是她的所耽( 一起感悟人生)。我们曾私下谈论,儿子的事情处理停当,她恐怕就可以享清福了。每个礼拜天都是她最忙的时候,要为团聚的儿子女儿,孙子、外孙做饭,发现癌症就短短几个月,生命力旺盛的身影就成为不可触摸的记忆,周末的团聚会继续吗?母亲无疑是个巨大的存在与不存在,生命的情境在不知不觉的变化了,少了一个因素,不可逆便在一点一滴地发生。

王洛宾的歌词: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欢乐的口吻是因为青春还在,生命应该在这样一个视点上立足:变还是不变,我都在这里,淡定从容;在还是不在,不悲不喜,庄子的境界,佛家的境界不仅是理性上看透,更是在情感上看透,落花流水沓然去,生命只要是过程,,都是美。著名的意大利电影《美丽人生》提供一种世界观,那就是谁也不能剥夺关于欢乐的权利,这才是应该追求的生命意志

励志一生:我们都无一例外要走向死亡,生命留给我们的只有现在这段时光,对过去的懊悔,还有未来的焦虑,都是对现在本钱的预支,在走向知天命的路途中,两者都在淡化,这是利好。搁不下的生存总在夺去现在的阳光,无论独处还是家庭,生存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干扰成为生命的部分内容便是生活。

生命的意义在于生命的短暂

死亡是一件必然的事,在未来或远或近的侯着,关于死亡,少年时常常被蛊于在自设的逻辑里焦虑:我在思考而不是别人,虽然第一人称有许多,天下万物的所在是因为我的存在,因为我在度量。没有我这一切还存在吗?有时觉得这个想法很荒唐,我不过是万物中的一粒而已,我存在与否与万物几无相涉,在与不在万物甚至无所增减;但转而一想,这个万物是以我所观之万物,物是我观之之物,其他的”我“也是我所观之的他我,我之失,万物又安在哉?我不在又将往何处呢?

其实死亡并不是一件难以言传的奥妙,固然那些死而复活的经历无法拿来共享,对生的感觉根本上在于我们的知觉。每一次睡眠都是一次丧失知觉的过程,活着与否在于能否知觉,不能知觉,算不算死亡之体验呢?以知觉与否论生死,死就并不可怕,人的一生要死过多少次,死与不死之间,万物依然循规蹈矩,践行不舍,无处不在,不舍昼夜。怎样生,让生成为欢乐之舞,至关重要,让生拥有欢乐,让生的欢乐提升生的质量。

追求形成生命质量的内涵,真善美,良知与自律,求知都是高质量生命的和弦,生命有许多里程碑,生命寻找的历程中就有了许多的风景,登泰山而小天下是一种完满,高山仰止,身不能至,心向往之是另一种悟得与圆融,身置陋室,无私、无欲、无求,看时光流转,听时间渐远的足音,都是生命的充实。

 

功名利禄有益,而耽于物则必为之所累,快乐与否还得问自己,王朔的”成名不就是让傻逼们知道,钱多赚一点吗“,无疑是有感而发,其实道理不止属于名人,有经历悟得更深一点而已。对自己的脾性就有意义,做事得给自己带来欢乐,爱好与生存齐头并进最好,要求似乎高了一点,努力未必不能做到,至于结果,权当浮云。

听八旬父母谈得最多一件事是某某不在了,关于某某,或是他们的同事、同学,熟人与故交,又听得他们以商量的口吻说:我们身体都很好,又没什么大病,比某某过得还要巴适些......,死亡的信息不时传来,同龄人陆续作古,的确要有抵御的平衡;至亲的离去的确让人悲痛,在与不在虽不是天差地别,最重要的改变是是无可置疑的发生了,某种东西永远地失去了,其实生命过程昭示着改变无时无刻不在发生,从幼年、青年、中年哪一段雷同呢?想起5岁的女儿当幼儿园的园车把她送到家门时往你怀中一跃的情态,虽然怀念却无法留住,我们满怀喜悦关注生命的成长,但却不愿看到衰颓的的痕迹浮现,比如脸上水分的消减,更年期的暴躁,脸上沟壑的生成,猛醒似乎在一天之中,突兀着生命的巨变。

天真烂漫,活力四射,能量过甚丰盈的青春,生命的确有好时段,但生命质量却不与生命时段同步,一个是我们生存的智慧不到,另一种是沉重的人生。每每有这样的人,他生来就是受苦,没享过一天福。前不久,朋友的母亲去世了,以前常见六十左右朋友的母亲,精力充沛,生机勃勃,经常看到她提着大包小包从菜市场回来经过我的店前,她拥有一栋小楼,自己与儿子住一单元,其余租出去,收入尚可以,两个儿子的的婚娶,生子都是她的所耽( 一起感悟人生)。我们曾私下谈论,儿子的事情处理停当,她恐怕就可以享清福了。每个礼拜天都是她最忙的时候,要为团聚的儿子女儿,孙子、外孙做饭,发现癌症就短短几个月,生命力旺盛的身影就成为不可触摸的记忆,周末的团聚会继续吗?母亲无疑是个巨大的存在与不存在,生命的情境在不知不觉的变化了,少了一个因素,不可逆便在一点一滴地发生。

王洛宾的歌词: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欢乐的口吻是因为青春还在,生命应该在这样一个视点上立足:变还是不变,我都在这里,淡定从容;在还是不在,不悲不喜,庄子的境界,佛家的境界不仅是理性上看透,更是在情感上看透,落花流水沓然去,生命只要是过程,,都是美。著名的意大利电影《美丽人生》提供一种世界观,那就是谁也不能剥夺关于欢乐的权利,这才是应该追求的生命意志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vipyaya.cn/vip/20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