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正文

好东西不需珍藏,及时享用便是

爱情物语:朋友打来电话,说她前一段日子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家静养,问我有没有时间去看看她,放下电话,,我急忙往她那边赶。开门的是她的先生,朋友坐在客厅沙发上,腿上盖了条毛毯。

好东西不需珍藏,及时享用便是

见我进来抱歉地笑笑:没去接你,我站不起来了。

我大惊。毯子拿掉,露出她长短不一的双腿。……我顿时呆住了。…怎麼会这样?

朋友说:在高速公路上被一辆失控的大卡车给撞的。

朋友拍拍身边的沙发让我坐下,待我擦乾了眼泪,她叫先生把轮椅推过来。看见崭新的轮椅心里又是一痛,看著朋友的先生把她抱上轮椅,感觉真是触目惊心,她曾经有多美的一双腿啊女友让我推她进了卧室,指著衣橱让我打开。!我上前打开,里面是一件漂亮的象牙白吊带裙,裙长及膝,两条纤细的吊带中间随意搭著条透明的银灰色真丝长披肩,上面用银丝绣著柳叶图案,标明价格的商标小吊牌还掛在上面。朋友让我把裙子和披肩都取下来,拿在手里细细地抚摸,比在身上给我看:好看吗?

我的鼻子酸酸的:真好看!

朋友把裙子叠好递到我手上:送给你。我连忙摆手。

朋友低著头:你想我以后还用得著吗?

一句话,两人又迸出眼泪。朋友又拿出个白色的鞋盒,打开来是双漂亮的白色六英寸高跟鞋,她说:这鞋和裙子是配对的。我点点头:真漂亮!

朋友的眼睛深深地看著窗外,过了一会儿才转过头来,无比伤感地慢慢对我说:你知道,当我发现我以后永远是现在这样,心里最遗憾的是什麼?我最遗憾的是我再也不能穿漂亮的裙子了。我知道我的腿很长很美,尤其穿这种露著小腿的裙子更好看。我有很多漂亮的裙子,车祸后我都送人了。只是这一件是我最喜欢的,我一直珍藏著捨不得穿,总想要等到一个最特别的日子,一个与众不同的日子和场合,但好像日子每一天都很平常都不特别,我也就永远失去了穿它的机会。

她停了一下,拉过我的手:现在我知道美丽的东西永远也不要去珍藏,不要珍藏著去等待不确定的特别的日子。

从朋友家出来,天已经很晚。我怀抱著这件美丽昂贵的裙子、披肩、皮鞋坐在车里,脑子里朋友伤残的双腿和美丽的裙子交叠在一起不停地闪现,痛到抽搐成一团,那些"重要的日子"、"特别的日子"也许将来还会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但漂亮的露著小腿的裙子和美丽的六英寸高跟鞋已经不存在於她的字典里了。

其实,生活里我们不是常常把那些自认為最美丽最珍贵的物和事都细心收藏,总想要等到一个重要的场合、一个合适的时候、一个特别的机会才肯拿出来展示?回到家,先生还在边看电视边等我。

去卧室换上裙子、鞋子、披肩出来,先生眼睛一亮:天啊!你真漂亮!这些东西都是哪里买的?

我摇摇头,对他说是朋友送的,因為她再也不能穿裙子了,因為她没有腿了。

先生的眼睛黯淡下去,拉我坐下拿过裙子看著上面的标籤说:怎麼回事?

这是三年前买的,但裙子还是新的。我的泪又涌出来:她买了好久,她以為总有一天她会穿上,她一直在等一个特别的日子……

先生搂过我,抚著我的头发:那个特别的日子从来没有来,是吗?

第二天早上起,先生已经在厨房里忙碌,当我睡眼蒙目龙地走进厨房,看到餐臺上摆放著早餐,装早餐的是几只象牙瓷的盘子,那是两年前我在一次展销会上买的一套餐具,盘子表面的光泽非常细腻,周边点缀著红的草莓和细小的绿叶。这会儿里面盛著只黄白的荷包蛋,非常好看。我知道先生一直不让我拿出来用,怕失手砸碎了再也配不成一套,他常说将来有一天搬了大房子需要请客的时候七零八落的不好看。今天早上知道他几点鐘起的床,用了多久才把这套收藏在储藏室的碟子找出来。

吃完早餐,我搬了张凳子去开一排吊柜的门,那里收藏著整套各式各样的从买回来后就束之高阁的雕花水晶玻璃酒杯。那是我陆陆续续买回来的,有的只在过年请客时用过一两次,有的从来没用过。每次用完都赶紧收起来,怕被孩子打碎,总想等孩子长大到不会失手打碎的年龄再拿出来用的,但我发现我一直都觉得他会打碎,不管他是2岁还是12岁。所以这些美丽的食具、酒具平时是绝不摆上我们家的餐桌。

现在我把它们通通搬上餐桌,我不要再等到不确定的某个特别的、不平凡的日子。那些美丽的东西,我现在随时都要看到。

中午先生和孩子去了电子城,我坐下来给先生写一张生日卡片,尽管他的生日已经过去一周了。以前我每次想写封信给他,表达一下浓郁的情意,感谢他对我这麼多年的宠爱和包容,我甚至想让他知道我很佩服他很爱他,但每次总是告诉自己不!用著急。下一次下一个生日还会来,我甚至想,或者到两个人都老得走不动了的时候再写给他也不晚。现在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明天"都会一如既往地站在前面等我,我必须把我对他的那些爱与感激随时告诉他。

我还打电话给一家影城,告诉他们我要订三张週末的《哈利·波特》的电影票,儿子说过很多次想让我陪他去看他喜欢的一些电影,但我总觉得自己很忙,抽不出时间陪他去看那些儿童电影,往往要他等,等到天气好的时候,心情好的时候,等到我有时间的时候。一拖再拖,拖到所有的电影院都放过一遍了,那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时间总也还没到来。而孩子已经快到了不需要我陪著看电影的年龄,想到突然有一天他就会长大离家,只留给我一个匆匆的背影和永久的遗憾——我错过了陪他看电影聊电影的乐趣,这个乐趣再也不会回来了。

晚上看电视的时候,先生拿出了一叠售楼宣传单,每一张上面都印著精美的图片,先生把它们放在我面前说:来,挑一处你喜欢的房子。我看看先生,他以前从来不会把这种东西带回家的,也反对我带回来。他一向认為自己有房子再买房子是增加无谓的开支。这时他坐在沙发上,把其中一张挑出来给我看:这处不错,离东湖很近,在自己家里就可以看到湖水,院子里有网球场和游泳池,有大片的草坪和鲜花……我们可以先付首期,剩下的向银行贷款,那样我们可以住到全家人都喜欢的地方去,你累了可以去楼下打球游泳,孩子也可以在院子里滑旱冰……

我看著他:你不是说单位里会有福利分房吗?

先生说:不等了。一来不知道要等多少年;二来就算等到了,房子也不一定是我们喜欢的。如果一生只有百年,至少应该住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吧。

我点点头。先生隔著茶几看著我,我身上当时穿著朋友送的美丽裙子。他若有所思地凝想片刻,然后走过来环住我的腰:你知道看著你穿上她送你的这条裙子我在想什麼?我想生活里那些美丽的东西其实不需要珍藏,婚姻中亦是。

毕竟,生活对寻常夫妻来说,应当把最美的东西展现在每一个今天,而不是珍藏到那些不确定的、特别的日子。美丽的东西其实不需要珍藏,而且生活里那些美丽的东西其实不需要珍藏,婚姻中亦是。生活中亦如是!

不要珍藏著去等待不确定的特别的日子。

爱情物语:朋友打来电话,说她前一段日子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家静养,问我有没有时间去看看她,放下电话,,我急忙往她那边赶。开门的是她的先生,朋友坐在客厅沙发上,腿上盖了条毛毯。

好东西不需珍藏,及时享用便是

见我进来抱歉地笑笑:没去接你,我站不起来了。

我大惊。毯子拿掉,露出她长短不一的双腿。……我顿时呆住了。…怎麼会这样?

朋友说:在高速公路上被一辆失控的大卡车给撞的。

朋友拍拍身边的沙发让我坐下,待我擦乾了眼泪,她叫先生把轮椅推过来。看见崭新的轮椅心里又是一痛,看著朋友的先生把她抱上轮椅,感觉真是触目惊心,她曾经有多美的一双腿啊女友让我推她进了卧室,指著衣橱让我打开。!我上前打开,里面是一件漂亮的象牙白吊带裙,裙长及膝,两条纤细的吊带中间随意搭著条透明的银灰色真丝长披肩,上面用银丝绣著柳叶图案,标明价格的商标小吊牌还掛在上面。朋友让我把裙子和披肩都取下来,拿在手里细细地抚摸,比在身上给我看:好看吗?

我的鼻子酸酸的:真好看!

朋友把裙子叠好递到我手上:送给你。我连忙摆手。

朋友低著头:你想我以后还用得著吗?

一句话,两人又迸出眼泪。朋友又拿出个白色的鞋盒,打开来是双漂亮的白色六英寸高跟鞋,她说:这鞋和裙子是配对的。我点点头:真漂亮!

朋友的眼睛深深地看著窗外,过了一会儿才转过头来,无比伤感地慢慢对我说:你知道,当我发现我以后永远是现在这样,心里最遗憾的是什麼?我最遗憾的是我再也不能穿漂亮的裙子了。我知道我的腿很长很美,尤其穿这种露著小腿的裙子更好看。我有很多漂亮的裙子,车祸后我都送人了。只是这一件是我最喜欢的,我一直珍藏著捨不得穿,总想要等到一个最特别的日子,一个与众不同的日子和场合,但好像日子每一天都很平常都不特别,我也就永远失去了穿它的机会。

她停了一下,拉过我的手:现在我知道美丽的东西永远也不要去珍藏,不要珍藏著去等待不确定的特别的日子。

从朋友家出来,天已经很晚。我怀抱著这件美丽昂贵的裙子、披肩、皮鞋坐在车里,脑子里朋友伤残的双腿和美丽的裙子交叠在一起不停地闪现,痛到抽搐成一团,那些"重要的日子"、"特别的日子"也许将来还会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但漂亮的露著小腿的裙子和美丽的六英寸高跟鞋已经不存在於她的字典里了。

其实,生活里我们不是常常把那些自认為最美丽最珍贵的物和事都细心收藏,总想要等到一个重要的场合、一个合适的时候、一个特别的机会才肯拿出来展示?回到家,先生还在边看电视边等我。

去卧室换上裙子、鞋子、披肩出来,先生眼睛一亮:天啊!你真漂亮!这些东西都是哪里买的?

我摇摇头,对他说是朋友送的,因為她再也不能穿裙子了,因為她没有腿了。

先生的眼睛黯淡下去,拉我坐下拿过裙子看著上面的标籤说:怎麼回事?

这是三年前买的,但裙子还是新的。我的泪又涌出来:她买了好久,她以為总有一天她会穿上,她一直在等一个特别的日子……

先生搂过我,抚著我的头发:那个特别的日子从来没有来,是吗?

第二天早上起,先生已经在厨房里忙碌,当我睡眼蒙目龙地走进厨房,看到餐臺上摆放著早餐,装早餐的是几只象牙瓷的盘子,那是两年前我在一次展销会上买的一套餐具,盘子表面的光泽非常细腻,周边点缀著红的草莓和细小的绿叶。这会儿里面盛著只黄白的荷包蛋,非常好看。我知道先生一直不让我拿出来用,怕失手砸碎了再也配不成一套,他常说将来有一天搬了大房子需要请客的时候七零八落的不好看。今天早上知道他几点鐘起的床,用了多久才把这套收藏在储藏室的碟子找出来。

吃完早餐,我搬了张凳子去开一排吊柜的门,那里收藏著整套各式各样的从买回来后就束之高阁的雕花水晶玻璃酒杯。那是我陆陆续续买回来的,有的只在过年请客时用过一两次,有的从来没用过。每次用完都赶紧收起来,怕被孩子打碎,总想等孩子长大到不会失手打碎的年龄再拿出来用的,但我发现我一直都觉得他会打碎,不管他是2岁还是12岁。所以这些美丽的食具、酒具平时是绝不摆上我们家的餐桌。

现在我把它们通通搬上餐桌,我不要再等到不确定的某个特别的、不平凡的日子。那些美丽的东西,我现在随时都要看到。

中午先生和孩子去了电子城,我坐下来给先生写一张生日卡片,尽管他的生日已经过去一周了。以前我每次想写封信给他,表达一下浓郁的情意,感谢他对我这麼多年的宠爱和包容,我甚至想让他知道我很佩服他很爱他,但每次总是告诉自己不!用著急。下一次下一个生日还会来,我甚至想,或者到两个人都老得走不动了的时候再写给他也不晚。现在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明天"都会一如既往地站在前面等我,我必须把我对他的那些爱与感激随时告诉他。

我还打电话给一家影城,告诉他们我要订三张週末的《哈利·波特》的电影票,儿子说过很多次想让我陪他去看他喜欢的一些电影,但我总觉得自己很忙,抽不出时间陪他去看那些儿童电影,往往要他等,等到天气好的时候,心情好的时候,等到我有时间的时候。一拖再拖,拖到所有的电影院都放过一遍了,那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时间总也还没到来。而孩子已经快到了不需要我陪著看电影的年龄,想到突然有一天他就会长大离家,只留给我一个匆匆的背影和永久的遗憾——我错过了陪他看电影聊电影的乐趣,这个乐趣再也不会回来了。

晚上看电视的时候,先生拿出了一叠售楼宣传单,每一张上面都印著精美的图片,先生把它们放在我面前说:来,挑一处你喜欢的房子。我看看先生,他以前从来不会把这种东西带回家的,也反对我带回来。他一向认為自己有房子再买房子是增加无谓的开支。这时他坐在沙发上,把其中一张挑出来给我看:这处不错,离东湖很近,在自己家里就可以看到湖水,院子里有网球场和游泳池,有大片的草坪和鲜花……我们可以先付首期,剩下的向银行贷款,那样我们可以住到全家人都喜欢的地方去,你累了可以去楼下打球游泳,孩子也可以在院子里滑旱冰……

我看著他:你不是说单位里会有福利分房吗?

先生说:不等了。一来不知道要等多少年;二来就算等到了,房子也不一定是我们喜欢的。如果一生只有百年,至少应该住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吧。

我点点头。先生隔著茶几看著我,我身上当时穿著朋友送的美丽裙子。他若有所思地凝想片刻,然后走过来环住我的腰:你知道看著你穿上她送你的这条裙子我在想什麼?我想生活里那些美丽的东西其实不需要珍藏,婚姻中亦是。

毕竟,生活对寻常夫妻来说,应当把最美的东西展现在每一个今天,而不是珍藏到那些不确定的、特别的日子。美丽的东西其实不需要珍藏,而且生活里那些美丽的东西其实不需要珍藏,婚姻中亦是。生活中亦如是!

不要珍藏著去等待不确定的特别的日子。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vipyaya.cn/vip/20359.html